400-678-9069

超级猪周期或将在未来1-2年内消失?

时间:2021-01-06 14:35:39  浏览数:90

超级猪周期红利淡化, “二师兄”吸金能力迎考

新年已至,猪类养殖行业及企业将迎来饲料成本上涨、疫情发展莫测等考验。业内人士认为,如若摒除突发因素,2021年猪周期红利将有所淡化,预计猪肉价格呈现下跌趋势。而对于持续扩张养殖规模的企业来说,成本控制仍为其发展主题。

“2021年猪价将在高位区间大幅走跌,或有可能相较2020年峰值回落30%-50%。随着产能大幅恢复,加之若能顺利实现释放,超级猪周期红利或将在未来一至两年内消失。”2020年12月31日,搜猪网首席分析师冯永辉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产能扩张节奏不停

2020年初,非洲猪瘟余波未平,叠加新冠肺炎疫情爆发,国内生猪市场恢复受到制肘,生猪市场供应形势紧张,供需缺口明显。

随着国内疫情防控形势持续向好,猪类养殖产业经济显现活力。截至2020年11月底,全国生猪存栏和能繁母猪存栏均已恢复到常年水平90%以上,“年底前生猪生产基本恢复到接近常年水平”任务提前完成。

若将2020年全年生猪出栏量目标与截至2020年11月30日的生猪出栏总量对比可得,国内上市的9家生猪养殖企业中,牧原股份等5家头部企业的全年目标实现率已超八成,而天康生物、傲农生物及唐人神等企业则距离实现年度生猪产能目标还差一截。

图片

天邦股份在2020年半年报中表示,因市场供应不足,2020年上半年公司外购仔猪育肥的计划未能完全实现,故下半年的出栏量将受到一定影响,公司预计2020年生猪出栏量将减少至300万头。

同样缩减预设目标的还有金新农。2020年12月31日,时代周报记者以投资者身份致电金新农,相关工作人员表示,“目前生猪出栏量大约是75、76万头,已经超过三季度时修订的目标(70万头),但是距离年初目标的80万头可能还差个两三万。”

生猪产能逐渐恢复的背后,是多家养猪企业乘势而上,纷纷加码扩张养殖规模。

2020年12月31日,卓创资讯分析师李晶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回顾全年,整个行业产能仍处于恢复发展阶段,其中龙头企业相对来说发展比较迅速,产能扩张相对更积极。”

据农业农村部对全国规模猪场全口径监测,2020年仅上半年就投产6177个新建规模猪场,复养10788个空栏的规模猪场,同时散养户也在逐步恢复补栏。

其中,牧原股份正加快在南方区域的发展布局,在湖南、广东、广西、云南等省份设立子公司,增加生猪出栏量,保证猪肉供应。正虹科技则于2020年上半年内先后成立5家生猪养殖公司,傲农生物及罗牛山分别推进养殖场项目建设工作。

2020年12月31日,正邦科技工作人员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2021年将继续推进公司生猪养殖产能扩张。“猪量在2019年已经开始扩张,那本就是为2020年、2021年及后面几年的快速扩张做长期准备的。这是一个长期的规划,并不是因为现在猪价高而做的短期投机行为。”该工作人员称。

同日,傲农生物则对时代周报记者称,公司预计自2021年起三年目标分别为400万头、600万头及1000万头,并且针对下游中屠宰加工等食品产业制定了相应配套措施以完善产业链。

“不过,这些正在投产的(母猪)产能,2021年是否能够顺利释放出来仍是未知数。”冯永辉认为,考虑到疫情危险仍未解除,现有生猪并不一定能存活,2021年市场存有极大不确定性,因此更应关注最终能够投产的生猪数量。

猪价回落 超级猪周期或将下行

2020年,站在风口上的“二师兄”身价大涨,该轮超级猪周期的盈利水平、盈利高度以及盈利时长均创新高。国内多家上市生猪养殖企业的吸金能力进一步增强。

以牧原股份为例。财报数据显示,2020年前三季度,牧原股份已实现营收392亿元,同比增长233.79%,同期归属净利210亿元,同比暴涨1413.28%。牧原股份的毛利率随之“水涨船高”,录得64.67%,这一数字在2019年同期仅为18.74%。

随着2020年下半年生猪产能逐渐恢复,猪肉价格出现回落,但于近期再次小幅回暖。1月4日,国家统计局公布了2020年12月下旬流通领域重要生产资料市场价格变动情况,其中,2020年12月下旬与12月中旬相比,生猪(外三元)价格上涨2.9%至每公斤34.9元,2020年11月下旬时生猪(外三元)价格为30.7元每公斤。

中信建投表示,目前整体养殖端对春节前猪价仍有较好预期,大猪供应有限,压栏现象仍存。考虑疫情之后及春节前猪肉消费的季节性增长的因素,其认为春节前猪肉供需偏紧格局仍然维持,猪价预计维持高位运行。

银河证券则称,判断该轮猪周期下行周期已开启,但短期两三个月内猪价将呈现环比上升态势。

目前业内普遍认为,与2020年相比,2021年“二师兄”的“印钞能力”或将有所收敛,全年整体猪价走跌大势已定,但具体下跌幅度尚未可测。

“猪价下跌是肯定的,无非是跌多和跌少的问题。”冯永辉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业内对于未来猪价下跌幅度的争议主要与产能有关,而影响产能的关键则在于新冠肺炎疫情及非洲猪瘟等因素。“若2021年疫情严重,则猪价跌幅不大,反之则下跌严重。”冯永辉称。

李晶也认为,根据目前母猪产能情况,2021年整体的猪肉价格会偏低于上年价格水平。“2020年的高猪价与多个突发因素有关,例如新冠肺炎疫情、降雪天气偏多以及冻品成交受限等。倘若2021年不考虑突发因素影响,整体猪价会正常回落。”李晶称。

值得一提的是,猪肉价格回落并不会跳出高位区间。“猪肉价格即使于2021年有所回落,仍属于从超高位或者顶峰值出现回落,整体价格水平仍高于以往正常猪周期。”冯永辉对时代周报记者说。

控制成本仍是行业主题

2020年,国内饲料涨价潮迭起。时至2020年年末,国内饲料原料行情持续躁动,玉米价格趋于稳定,豆粕价格明显跟涨。

饲料成本持续上涨,2021年猪肉价格回落趋势敲定。一升一降之间,控制成本及提升产能释放速度,成为生猪养殖企业未来维持高位区间内盈利的关键因素。

降低成本方面,李晶对时代周报记者分析,目前生猪养殖成本中比重占高的是仔猪价格,其次是饲料成本,因此原料成本上涨对当前养殖成本的影响幅度不是很大。

“对于养殖场和养殖户来说,替换落后产能或为主流趋势。比如降低场内母猪群体中一些高胎次的淘汰母猪,以及减少在过渡时期选用的三元商品母猪,提升二元母猪的占比率,都是他们将来可以降低成本的方法。同时,加大非瘟疫病防控仍旧是重要工作之一。”李晶称。

时代周报记者了解到,养殖成本居高,与公司产能尚未全面释放有关。多家生猪养殖企业工作人员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倘若后期疫情防控良好,且产能逐渐释放,整体成本将会回落。

目前,金新农生猪养殖成本约为每公斤15元。“目前公司采用自繁自养模式,之前育肥厂偏少,后期随着配套的现代化育肥厂增加并投入使用后,整体育肥成本就会有所下降。”上述金新农工作人员对时代周报记者称。

另据上述傲农生物工作人员介绍,目前有些猪场仍在建设,暂时不具备育肥成本优势;且人力资源成本也在升高,等到后期释放产能,成本会随之下降。

正邦科技2020年12月6日披露的投资者调研记录显示,预计2021年,公司生猪出栏2500万头,自产仔猪育肥目标成本降至每公斤16元。“今年养殖成本的确偏高,但例如产能未出等因素慢慢消失后,成本会回落。事实上,我们最低成本可以做到12块钱。”正邦科技工作人员对时代周报记者说。

冯永辉认为,生猪产能释放的时机是企业未来盈利的关键。目前猪类养殖行业处于整体扩张时期,上市公司、中等规模猪场及养殖散户都在加紧扩张规模,因此,越早释放产能,便能越早赶上高价利好时段。

“关键要看出产时机。企业卖猪卖得早,盈利高;卖得晚,利润率已经下降,此时即使存量充足,也不一定有利。所以释放产能必须‘抢时间’。”冯永辉称。

若以2020年猪类养殖企业产能扩张进度推测,2021年上半年或将出现生猪产能的集中释放。届时企业如何抓住超级猪周期红利的“尾巴”,实现“富贵猪中求”,仍有待观察。

来源:时代周报

分享到:
  • 大伟嘉官方微信

    大伟嘉官方微信了解更多大伟嘉动态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昵称:

全部评论0条)

o(╯□╰)o 暂无评论,我要抢沙发。